天才向左,疯子向右

声明: 所写为个人所读所想,限于知识层次,请批判阅读。


前记

花了6个小时,一口气把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看完了,和《挽歌》一样,这也是一本读完给人以极大思想波动的书。不同的是,这本书是纪实性的,并非杜撰式的小说,呈现了作者四年间采访过的各式各样的“精神病人”的内心世界,有狂躁症、性格分裂症、妄想症等等。其中有些患者也许我们并不能简单的将他们归为”精神病者”,甚至他们的很多思想不能称之为“妄想”,只是不被这个时代大多数的“平常人”所理解。我一直认为在思想的自由上,不赞成“多数原则”,因为我们的思想总是有“时空局限性”。以“平常眼光”来看,那些“少数者”在这个“平常世界,平常时代”活得并不“幸福”。

从题材来看,这是本略显“负能量”的书,书中的某些想法具有很强的”传染和危险”性。我建议读的时候带着“看小说”的心态阅读,不可过于偏执纠结于那些患者的思想和行为的缘由。我最感兴趣的是书中一些关于宇宙和人类的“超前”思考,这样“神经”的思考也只有“精神患者”才能想象出来,确实足够震撼和开拓读者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。

插曲

翻看网易阅读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,觉得挺有意思,就随口提了书名,没想到老婆之前就买过这本书,说是推荐我看看,但是她不许我一口气看完了,说是怕我太沉浸于其中了,变“神经病”。之后在和老婆探讨人性中潜藏的阴暗面时,她神秘兮兮的对我说:“其实我也有过很阴暗的想法”。这一下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赶紧追问之,老婆死活不说,说这是她心底的秘密,已经埋藏很久了。最后,在俺的再三纠缠之下,老婆一本正经的表情说“我想抢银行”,我瞬间就石化了,忍不住的大笑啊,怎么想也没想到,这就是老婆所谓的“很阴暗”的想法,我邪恶了…

启示

下面是一篇豆瓣的书评他们只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驼鸟,是对这本书的反思和批判,我觉得很深刻。


   在我看来,这本书的所谓启迪,恰恰不是想象力那一面,而有可能是毒害。我对这本书在豆瓣上的很高评价感到深深的担忧。我想,这么多人给它打了高分,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很新的题材,满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,但是大家都忽略了其负面影响的那面。精神病人的思维其实是非常危险的,很多人仅仅只是病态,我当然不排除其中的一部分很天才。很多人都不了解精神病,所以对它好奇甚至是浮想联翩。

我想我很有资格深入这个问题,因为我在16岁时,是个心理问题非常严重的小孩。我曾经深深地陷入了现实和理想的纠缠中无法自拔。我也问自己,人为什么要这么生活?为什么不建立一种新秩序?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要那样……但是由于当时很年幼,我也没有得出任何结论。

现实中生存的人,都被罩在一张无形的网里,这张网就是从小形成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。但是,精神病人是由于某种原因或者刺激脱离了这张网的人。他们站在网外,质疑现实那张网的合理性,并在编织自己的那种网。所以,很多精神病人他们都有貌似很强大的逻辑,就是因为他们在不断的编织和形成自己的那个网,来对抗现实的网。

我曾经花了2年时间,几乎脱离了现实的网。但是由于各种外界因素,或者我不太聪明或者我很走运,我没有形成自己的网。但是,我花了4年时间说服自己和完全正常,彻底认清现实和理想的关系,彻底分清楚有益和有害的思想。那6年,是人生最如花的年纪,从17岁到22岁。 我没有读过心理学或者精神病学的书,但是我不断的在和自己沟通,在说服自己,在帮自己找到回归现实的路。这是个非常漫长和无比痛苦的过程。没有体验过的人,根本就就无从知道其中的艰难。但是精神问题非常复杂,我只是其中一种。 我在初中是个成绩特好的小孩,年年年级第一。我当是的状态是拼了命也要考第一,我的生活全部内容就是学习那些书本的东西,完全忽视了建立人生观和世界观。当时,我在大家的眼里是个优秀又漂亮的小女孩,好像什么都好。几乎来自所有人的夸奖,让年幼的我自信心膨胀到无限大。但其实这种自信心的唯一根基,就是我成绩第一。所以我拼了命也要保持这个记录。

噩梦从高中开始了。这也让我相信,当人生的轨迹走到顶峰时,后面就是不断地下落、下落。高中是一所省重点学校,我的成绩本来进校也排在中后的位置,支撑我自信和自尊的那个唯一一下就没有了。再加上我性格非常内向,且极为单纯,我发现——很多人不光成绩好,还有性格好,外表好,家境好;而我什么都没有了。

我的那个本来就脆弱的世界观,就在不断的坍塌和崩溃。于是,我就开始问自己,究竟人活着意义(是什么)?社会究竟是怎样的?由于我本来就很内向,几乎自闭,我没有从家庭、朋友、同学的渠道去了解社会,去寻求答案,我只是通过了书本来寻求解答。当时我就胡乱的看一些书,反正很杂。但是看了后我就更加迷茫,我在逐渐陷入一个怪圈,就是我在想——人活着的意义和人究竟要怎样生活?社会目前的状态是合理的吗?又是如何形成的?

我每天就在不断的想,上课想,下课想,简直进入了疯狂的状态。我觉得这些问题关乎人类生死存亡,自己有非常重大的责任去想清楚。甚至觉得,为什么就我意识到了这一点?而其他的小孩都只是埋头在备战高考——所以,足于证明我的特殊性和我的重大责任。但其实,我什么结论都没有得出。因为这些问题都太巨大了,以我当时的水平是无解的。但我当时并不这么认为,我执迷不悟,疯狂求索。

其实,这是脱离现实和编织那个怪异的网的开始。这其实就是个恶性循环,只会导致我更加与现实格格不入。我当时的问题是缺乏世界观和严重的性格缺陷,但思考这些无解的问题,只是更加加速了我滑离现实的脚步。我开始觉得现实很肮脏可鄙,人类的行为很丑陋可憎,只有那个理想才是高贵的。于是,我要彻底放弃现实,投奔理想。我觉得自己异于常人,但是肯定高于常人。这样的想法也会导致我表现在行为上。有些同学觉得我有病,家人也觉得我有问题。但是由于我表现的并不明显,且我一直都是很逻辑的在思考一切(我本身就是一个理性远多于感性的人),所以我在整个过程中都很理智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出现任何精神崩溃的主要原因。虽然,我大脑里每天都在进行激烈的思考斗争,和感受来自现实的极大压力(高考和我与现实的格格不入) ,但是理智和逻辑一直在稳住我的整个状态。

高考后,我进入了一所野鸡大学。由于在军校内,所以实施封闭管理,导致我没有任何独处的时间。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我脱离现实的问题。也是各种机缘巧合,命运安排了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和我同寝室同班,所以我们自然而然成了很好的朋友。她是个非常有主见、有理想、性格也很好的人,军校和她,可以说是导致我回归正常的重要因素。军校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实,因为我找不到地方独处,几乎任何时候周围都是人。由于封闭管理,我想跑出去也出不去。而她的非常正面的思维和性格,成了影响我和让我模仿的榜样。

高中的我几乎不被同学接受,没有朋友。因为大家都忙着考试,所以很正常的觉得我很怪、很可笑,迟早要出问题。但是,他们的态度和我当时面临的高考压力,让我更加觉得现实可憎,更加陶醉于脱离现实带来的快乐。但是,当我开始有了知心朋友,和我开始逐渐被寝室人接受以及喜欢的时候,我觉得现实对我开了一扇小小的门,我开始逐步告诉别人我的困惑。由于我一直在行为上都很正常,且我有可爱的一面,大家都完全的在接纳我。我开始反思现实和理想的关系,以及改变自己的性格。其实,这就是我开始步入良性循环的开始——纠正和建立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改正我的性格缺陷。

我是三月底出生的白羊。俗话说三月黄,人痴狂。人到了三月份就容易亢奋和活跃,很多人犯病也是在三月份。三月份出生的人,本质上就有进入精神歧途的潜质。我也是个非常典型的白羊,精力旺盛,好奇心强,内心活跃,喜欢思考本质的问题,容易偏走极端,内心单纯。这样的本质,必须搭配一个非常外向和开放的性格。 我内向的性格很早就让我感到无比压抑,我也意识到一定要成为外向的人。但是,改变性格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但是,经过若干年的努力,我已经成功的把自己从一个内向、封闭、自卑、几乎没有朋友的人,转变为了一个很外向、活泼开朗、很讨人喜欢的人.。

小打岔了一下,重新回到我开始反思现实和理想的关系。其实,正常人很难理解和体会——脱离现实是种什么感觉。因为,大家都罩在那个无形的和让你察觉不到的大网,这个大网就是在你从小长到大、外界给你成功输入的、正常的、人生观和价值观。总体而言,全世界的人都有类似的关于如何生活的概念。但有些人又是如何脱离这种网的呢?无外乎两种,一种是本身世界观就很脆弱,人生观模糊,以及现实的失败,会导致他们开始反思眼前的这个网。很理智的病人,就开始逻辑上构思新的网。

这就是书中提到的,那些貌似逻辑无懈可击的天才在进行的事。但是谁也无法证明那个网的正确性。当然,书中提到了人类的证明本身就很可笑,那我们凭什么相信那个网是天才的、是有预见性的、是真理呢?这也是当时我走的路,只是我走了个开头,就由于外界的因素给拉回来了。但是很多人只是越走越远,他们开始把自己的网越编越大,越编越无懈可击。但其实,所有的一切说白了,都是妄想、臆想、假象,也就是胡思乱想。但是,由于他们的网看起来非常无懈可击,很有说服力,如果想让他们回归正常,就必须有一个更加强大的逻辑,把他们的网一点点粉碎和推翻。但是,很多时候精神科医生都很难做到粉碎和推翻他们的网,所以也无法让他们正常。但是,为什么他们的网会貌似无懈可击呢?因为织网是他们对抗现实的唯一手段。

他们要抵抗现实,必须不断织网;他们只有把网结的足够强悍,才能抵抗现实的入侵。如果一个人总是在做一件事,肯定在这件事上会有很大进展,这也是规律。所以,他们会通过各种办法证明自己的网存在的可能性。但是,我觉得很多网都是有漏洞和问题。但是,很少有人或者医生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或者是破解他们的那些网,并且捣鼓那些东西也是危险的,会把你不小心带进去。所以真实的情况是,只能让他们继续像个忙碌的蜘蛛在结网。但是,我只是脱离了,还没有形成网,或者只是非常零星的点。所以,导致只要我感到现实还有空隙接纳我,我就会想着回来。当然,也许是我不够聪明或者天才才结网失败,呵呵。

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某些人由于巨大的刺激让它无法面对现实,由于精神的自我保护让自己处于休克状态,于是也飞出了网。前种情况的离开现实,是缓慢的脱离,也是理智地;但是后者的飞就是瞬间的,这种也容易发生在过于感性敏感和性格脆弱的人身上。

但不管怎样,脱离现实都是目的和结果。我大概花了2年时间,在说服自己要看清现实和理想的关系。我也会找很多理由,去说服自己,给自己心理暗示。肯定有人要质疑——为什么要花这么久?因为,一旦脱离了心理,就会对现实产生巨大的反力。当我越想回来,我心理的那个反力就越是往后拉。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断和自己沟通,其中的过程也非常痛苦。 其实,回到高中我开始想结网和每天胡思乱想的时候,那时的脱离对自己是种解脱,让人觉得很轻松很快乐。并且,思考一些貌似伟大的问题,会给与自己自信和自尊。我当时就觉得,自己到了一种空旷辽阔和无比美好的状态,是和当我面对现实完全不同的感受。面对现实,只是大家都不喜欢我,家人的失望和高考的逼迫;但是一旦我出来了,或者开始思考那些问题,我就完全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。当时,我也看王小波的书。我很坚定的觉得,自己找到了精神家园和那片干净的沃土。所以,我要呆在那个地方,放弃现实。面对现实,我就感觉很自卑和挫败感;而我的自负、积极、奋进,只能在那个看不见的理想中弥漫和伸展。

但其实,关于那个理想是什么?在哪里?我是没有答案的,因为我只是处于结网的开始。但是,当我决定,我要重新回到现实正常生活时,我又陷入了深深的心理拉锯战中。虽然,我一直都过着正常的生活,但是我心里还是想着,是否可以找到一个新的生活方式。如果要完全正常,你只有完全接受现实。我的潜意识在说,不要放弃理想,那是种堕落,因为现实是可憎和平庸的。实际情况就是,当我大脑里有一种力量告诉我,要完全认可和接受眼前的现实时,另一种力量就在奋力反驳、否定现实、寻找理想。我当时真的很不愿意完全认可和接受眼前的生活方式,我觉得我要不同的东西,但是不同的是什么,却是个空白。但当时,我已经停止了脱离的脚步了,我在逐渐回来,我每天就像个唐僧一样的告诫自己——完全接受眼前的一切,这就是人类的生活方式。

其实,心理暗示的作用是非常大的,只有通过不断的暗示,才可以让自己完全记住我该做的。之后,我又花了2年时间,让自己完全正常,我让自己完全的感受现实的力量和接受现实的网的约束。我当时觉得,只有接触户外才能快点找到回来的路。于是,我上课都挑些靠窗的座位,我尽量花时间和同学在户外散步或者休息。后来,学校管的不严了,我就想办法出去,到大街上胡乱走。我当时觉得,在大街上走路,是回归现实的最好的途径。我一条街一条街的走,有时一天走4-5个小时,就是多感受现实的力量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这种方式是否正确,但我当时就是这样的。我也几乎走了大概2年。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可怜,一个20岁左右的女青年每天在大街上四处游走,寻找回到现实的感觉。但这也是一个非常痛苦和极端无奈的方法,我也是在不断说服自己,在和心理的那个反力做对抗。看着别人都可以正常的生活和学习,而我只能纠缠于让自己接受现实这类破事,我就觉得很痛苦。但是,我没有其它的办法了,这都是我为成长和自己步入精神歧途所犯下的错误的更正。

但是,我已经越来越正常。使我真正完全接受所有的一切的是,我开始参加工作的半年后,我已经和常人想的完全一样,心里的那个理想或者说是恶魔(我当时就觉得那是个恶魔)已经被我完全的抛弃了。但其实,整个过程也是我改变性格和树立正确健康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的过程。这就是回到了那个导致我犯错的原点了,我绕了很大的一圈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浪费了非常宝贵的6年青春,高中和大学几乎什么都没学进去,只是在现实和那个如恶魔般的根本不存在的理想中挣扎。但我也成功的解决了我的性格缺陷和世界观的问题。

这6年的整个过程中,有很多痛苦的片段,有太多拉扯的疼痛。准确说来,就是我首先必须意识到我病了,然后我要分析我为什么病,之后是怎么去治好。其中,要不断地分析自己的过去,剖析成因,要不断的和自己沟通,去说服自己接受和面对现实。我想,如果不是靠着我顽强的意志力和非常乐观的性格,以及理智的分析,是很难完成的。也许我现在已经彻底崩溃了,或者还是陷在那个泥潭中苦苦挣扎。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正常,我也成为了一个非常独立、有主见、认真工作和生活的女子。

其实,我把我的整个经历写出来的原因,只是想说明,脱离现实和误入精神歧途是件非常可怕和悲惨的事,绝对不是什么想象力的问题。因为,他的那些所谓的思想和行为,没有对他自己和社会起到任何正面的作用;相反,他只是在不断欺骗和麻痹一个人,就是他自己。他不断地让自己相信,自己的网有多么好多么伟大,但是社会和现实是不会被欺骗的。当然,不排除一些人真的非常聪明智慧,想出了有可能正确的东西,但是他完全可以在现实的过程中去继续一切啊!为什么要剑走偏锋呢?总之他们就是病了,即使天才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天才,要回归现实才是唯一的王道,这对他们、对社会都是最好的结果。

并且,这本书也在某种程度上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。其实书中讲述的很多人的想法都很怪异,看世界角度也很诡异。但我觉得首先这就是种病态,虽然我现在没有摆出很多强大的理由来反驳。当然,我也不想花那个时间研究。但是我觉得,如果在人群中弥漫这种思维,只是让一些精神脆弱的人误入歧途。所以,建议这本书只能当小说来看,笑笑或者吓吓就够了,然后忘掉它。

当然,也希望大家能够用更加宽容的态度对待这个群体。首先,他们真的非常非常可怜和悲惨,所谓的脱离现实、也就是在精神和认知上被世界抛弃了的人。他们比一贫如洗的穷人更加可怜,他们在社会中找不到认可和安全感,所以才编织自己的那张网。不管那张网看似多么强大,他们都是极端孤独和脆弱的。因为我们都是群居在一起生活的动物,但是他们住在只有一个人的网里,他们其实非常渴望现实的接纳,那是让他们有可能回来的唯一要道。但是,如果这些人不幸生存在一个被排斥、被打击、被侮辱的环境里,只能是让他们彻底放弃眼前的生活,死心塌地的继续织网。

我想特点说明的是,精神有问题的人有个共性是——都排斥现实。他们都会觉得,现实如何如何,给你描述他的想法如何如何。但是任何人都可以保有任何奇思怪想、但是很现实的生活。因为现实并不排斥任何奇思怪想,只是你要很现实的去认识和处理它们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,学会把奇思怪想放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就行了。很多人在物理学上、哲学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他们的想法在当时看也很奇怪,但是他们还是很现实的生活。人要学会辨别有益的奇思妙想和纯粹的妄想臆想, 虽然它们有时长的很像,但有本质区别。当然,这也是个很巨大的话题,我们也不深究,但肯定是有区别的。

所以,任何放弃现实而追求纯粹理想的人都是有病的人。因为现实不拒绝任何理想,只是你自己如何处理的问题。而他们之所以排斥现实的唯一解释,就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在现实中生活,而绝非他们有什么奇特或者思想,更与天才没关系。所以,这是我非常讨厌书的作者冠之以天才或者有可能天才的原因,这只会对大众形成误导。而书这样起名字,也无非是为了吸引眼球,在经济利益前忘记了做人的本分。

最后我想说明,我没有读过什么心理或者精神学之类的书,我也懒得去理解那些貌似高深的东西。文中所述的各种观点很可能错误,因为这只是我自己的经验总结,但是都是真实的,我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去杜撰这么个并不好玩的故事。

我也觉得,这样的一本书会对20岁以下的青少年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。通常工作后还会读书的人,都是比较上进和积极的人,读这样的书也只是猎奇,过后就忘了。但是青少年的人生观很脆弱,任何小事或者小的问题在他们眼里就会被自动放大。他们通常会很认真地去读书,如果也模仿书中的怪异甚至病态的思维去看世界,恐怕只会误入精神歧途。

顺便推荐我写的其它文章: 《绝对的阳光来驱散人生的阴霾》 《不能做苟且的自己》